某年、某月、某日,晴,我在早年等你…… - 文章故事區 - 香港交友討論區 - 香港人氣社交論壇及討論區forum hk
香港交友討論區 - 香港社交人氣綜合論壇forum hk
贊助香港交友討論區廣告客戶:

Tweet
贊助香港交友討論區廣告客戶:
發新話題
打印 討論區文章»

某年、某月、某日,晴,我在早年等你…… - 文章故事區 - 香港交友討論區 - 香港人氣社交論壇及討論區forum hk

某年、某月、某日,晴,我在早年等你……

某年、某月、某日,晴,我在早年等你……

  韶光如夢,恍然離下;朝花夕拾,盡係幹枯。早年,我喜歡你!

  莊重既殿堂,皎白既婚紗,新郎紳士既將戒指戴在了新娘既無名指上,俯身親吻了新娘既腦門,隨後道出一句:我喜歡你。新娘臉上美好彌漫,顯露兩個淺淺既酒窩。這個畫面經常呈現在我既夢裏。

  那年那個熾熱既夏天,我考上了省會既高中,家裏爸爸媽媽忙於作業,抽唔出時刻送我到校園,我自己一人拎著兩大包行李坐車來到校園門口,當我把行李提下車時,我才發現自己第一次來這,底子唔知道要去哪,並且還有兩包行李,登時讓我有些唔知所措。

  “餵!同學,需求幫助麽?”。陽光下一張英俊既面孔進入了我既視野

  在一個生疏既當地,遇到了一個生疏既男孩,我本應該警覺既,但看到他身上既校服,讓我立即消除既警覺出於禮貌,我屢了屢額前既劉海回答道:“我係重生,第一次來這兒,請問我該去哪裏報導?”

  他提起我既兩包行李,走吧,跟著我,帶你去報導,順便在幫你把行李送到宿舍。

  之後他帶著我報導,然後幫我把行李說到宿舍樓下。“你自己提上去吧,男生唔能進女生宿舍”。他有些唔好意思道。

  這係我哋第一次碰頭,我哋交往後,我還問過他,其時為什麽會來幫我。

  那年那個熾熱既夏天,馬路旁站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既女孩,精美既花邊襯出白皙既雙腿,細長挺立,玲瓏既曲線完完全全既勾勒了出來,女孩一臉無助,這一幕呈現在他眼裏,他便忍唔住想要上去搭訕,可係卻冇什麽托言,當看到女孩身旁既行李時,他便直直既朝女孩走去。

  餵!同學,需求幫助麽……

  時隔多年,每當我想起那個夏天,嘴角都彌漫起美好既淺笑。

  我哋兩個在一所校園,盡管唔在一個班,但係我哋每天都能遇到。唔知係他有意還係無意,每天放學我總係在相同既當地看到他,他看到我總會給我一個特別陽光既淺笑,相同,我也會給還他一個絢爛既淺笑。時刻久了,我也養成了習氣,每天放學,就算唔用從那條路走,我也會繞路曩昔,相同,每次曩昔都能得到他一個特別陽光既淺笑。

  就這樣,唔知唔覺我哋都上了高三,冇了高一高二那種輕松既學習環境,還有幾個月就要面臨高考,所有人都開端發憤圖強。放學,簡直所有人都係拿起書,飛快既沖回宿舍持續學習。而我,依然每天都會繞路曩昔跟他碰頭,幾年唔變既係他還係會給我一個特別陽光既淺笑,相同,我會還他一個絢爛既淺笑,每次除了遠遠地淺笑,我哋唔會說一句話。有幾回我想上去跟他說話,可他沖我淺笑後,就回身脫離了。

  俄然,有一天放學,我還係照常去與他碰面,可係卻沒看到他,我認為他有什麽重要既事,可能遲到了,可係我比及宿舍快要關門了,他還係冇呈現,那天我特別丟失既回到宿舍。

  接下來一個多星期,我都冇再看到他,似乎他俄然就人間蒸發了,終究我開端慌了,總算我忍唔住去他班裏問他同學。得到既卻係他一個多星期前就請假了,再也冇其他音訊。

  高三嚴重既學習氛圍讓我無法抽出時刻去想他,可係每天放學,我還係會去那條路等他。

  高考前一個月,還係那條路,我看到了那個了解既身影,我再也忍唔住跑了曩昔,責怪既問道:“這麽久你去哪了,我每天可都係呢度等你。”

  “對唔起!”他開口道:“做我女朋友吧?”

  我想也沒想便答:“好啊!”

  他俄然伸手捧著我既臉俯身吻在我既腦門上,我出奇既冇阻撓他。

  那年,我哋18歲。

  高考往後,我如願考上了自己抱負既大學,而他卻連最一般既大學也沒考上。

  去大學既那天,他幫我拎著行李,送我到車站,上車前,他俄然抱住我,我也緊緊抱著他。

  轎車發起,落日下,他沖著車內既我又發出了一個特別陽光既淺笑,一起,我也沖塔發出了一個絢爛既淺笑。他俄然喊道:“等我一個月,一個月後,我去找你!”

  我聽到後,眼角忍唔住劃過一絲眼淚。

  一個月後既一天,我由於要出校辦點事,剛剛走到大門口,便看到聳峙在校門外馬路邊那道了解既身影,我敏捷朝他跑去,狠狠抱住他。

  “傻瓜,抱這麽緊,還怕我跑掉啊!”他悄悄在我耳邊說道

  “白癡,我想你了。”我唔爭光既眼淚再次劃過臉頰。

  “嫁給我,你情願嗎?”他仔細既問道。

  “嗯,好!”我擦了擦眼角既淚水迷糊唔清既道出兩個字。

  那年,我哋19歲。

  唔久後,他在我校園鄰近找了個作業,還租了個房子,時唔時既做些好吃既送到校園給我吃,朋友們都特別仰慕我有一個這麽好既男朋友。還讓我看緊點,唔然當心被她們搶走,為此我還憂慮了一陣子,可發現,每次他到校園來給自己送好吃既時分,歷來唔會看別既女生一眼,只係仔細既看著我吃完,然後跟我聊聊天,就會脫離校園回到他既租借屋。我就漸漸放心了。

  兩年後,我上大三了,也開端在外面實習,正本預備自己租個房子,可係他告訴我讓我去他那裏住,我想了一下,便悵然容許。

  一間簡易既屋子,兩個房間,一張桌子,兩把椅子,一台舊電視機和一些日子用具。本認為男生既房間都很亂,正本簡易既屋子裏卻拾掇既幹潔凈凈。我跟他一人一個房間,每天他出去作業,我出去實習,晚上回來,他就會給我做些好吃既。日子盡管簡略,但卻無比美好。

  一天黃昏,下著大雨,電閃雷鳴,我實習完回到租借屋,剛剛翻開門一陣濃密酒氣撲面而來,我差點被熏暈,往日潔凈整齊既屋裏,到處都係啤酒易拉罐,看著他房門開著,唔斷有酒氣傳出,我匆忙既跑進他既房間,眼前既一幕,讓我悲傷,看著往日那個陽光英俊既大男孩,現在渾身酒氣,躺在滿係易拉罐既地上,英俊既面孔上沾滿了淚水和酒水,他為什麽會如此痛苦?當我看到他床頭上既一張黑白相片,相片中一男一女,男既跟他長既很像,相片還放著一份遺產證明書。

  我總算知道,高考前,他為什麽會俄然消失。那一天,他爸爸媽媽開車出差,路上遇到事故,雙雙罹難。

  我俄然感覺很心碎,發作這樣既事,他竟然一向沒告訴我,一向一個人靜靜既承受著。看著此時他,我心裏很生氣一起也十分憂慮。我想將他扶到床上,他也很合作地讓我把他扶到床上。

  我將滿屋子既易拉罐拾掇潔凈後,打了一盆熱水,仔細地擦著他臉上既淚痕,他全程一向靜靜地看著我,將他臉擦潔凈後,我回身預備脫離,他一把拉住我,然後他既嘴狠狠既堵住了我既嘴。我稍作掙紮,便也任由他去。

  外面下著大雨,電閃雷鳴,租借屋內,我哋彼此討取著……

  那年,我哋21歲。

  從那以後,我哋就住到了一間房,每天他出去作業,我出去實習,日子照常,每天我哋都很美好。

  一年後,我作業安穩,但有一點唔好,就係我被調到別既城市裏去作業。

  脫離既時分,還係他送我到車站,相同擁抱,親吻,我上車後,他給我一個特別陽光既淺笑,一起,我也還給他一個絢爛既淺笑。轎車啟動後,他沖我大喊道:“畢業了,我就娶你。”我聽到後淚如泉湧。

  現在我怎麽都想唔到這一個淺笑一個承諾對我來說將會係永久既。

  分隔兩地,我哋每天都會通電話,電話裏大部分都係我在講,他在聽,他時唔時會吩咐我,讓我好好照顧他未來既媳婦兒。為此,我也感覺特別美好。

  幾個月後既一天,我跟他打電話,沒人接,我認為他有事,便也唔想擾打他,想想他事他應該會給我回電話既。可係我比及晚上,他卻依然沒給我回電話,我有點氣他既氣了,便計劃,他就算給自己回電話,自己也唔接了。作為給他既賞罰。

  幾天後,我發現他竟然這幾天冇給我打電話,終究還係我忍唔住再次撥打了他既電話。可係電話裏邊傳出既卻出你撥打既電話已停機。這時我心裏邊急壞了。

  回到公司,我立刻向領導請假,預備去一趟他地點既城市,但係領導說公司現在正係缺人既時分,一個月後才幹準我既假。

  十幾天後,公司既會議上,一個生疏人既號打到我既手機上,在開會,我預備掛掉時,俄然發現係他那個城市既號,我立馬接聽,然後向領導說了聲:“對唔起。”然後走出會議室。

  “餵,請問你係哪位?”我心中有些激動

  “餵”電話那兒傳出一個了解既聲響。

  我瞬間知道係他,“你什麽情況,為什麽一向唔打我電話。”我大聲說道。

  “我哋分手吧!”他沈聲道。

  “你說什麽?”我感覺我聽錯了。

  “我哋分手吧!”他依然沈聲道。

  “係唔係,由於我作業既原因,那樣我能夠辭去職務,現在立馬回去跟你成婚。”感覺他係仔細既,我有些急了,眼中俄然充溢淚水。

  “……記得照顧好自己”

  我現已忘記了說話。

  “你會一向想我嗎?”

  我還沒說話便聽到……嘟……嘟……電話那兒傳來了掛斷既聲響。

  一會兒,我既眼淚再也制止唔住,花花既流了下來,我回到這邊公司分既房子裏,關上門,大聲既哭了出來,算上本年,七年了,七年既愛情,就這麽破碎了,我唔甘願,我要去找他。我要當面問清楚。

  一個月後,公司準了我既假,我簡略既拾掇了一下,便踏上他地點既城市。

  幾天後,我到了他作業既當地,可係他現已唔在這了,他既老板說,他早就辭去職務了,說係要回家預備成婚。

  過了好久,我依然冇他既一點音訊。直到有一天,又係哪個生疏既電話打來,我敏捷接聽,電話裏傳來一個婦人既聲響。

  婦人:“你係他既女朋友?”

  我:“對,我係他女朋友”

  “他在我這,你過來看看吧,唉!”婦人嘆了口氣報出了一個地址。

  我發現那個地址就在我作業既城市,我敏捷下樓,攔了一輛租借車,跟司機說了下方位。

  幾小時後,租借車,開到了一個小型公寓樓下,我下車,地址上說係三樓,我直接走進電梯,按了下‘三’。電梯慢慢上升。

  ‘嚀’我走出電梯,迫唔及待既朝一扇門走去。按了下門鈴。

  唔久,一個中年婦人將門翻開將我迎了進去。

  進來後,我看到一個小型祭祀台,上面擺著生果,祭祀台上掛著一張黑白相片,相片裏邊既人臉上掛著特別陽光既淺笑,而我盯著相片眼睛卻再也無法移動。

  孩子命苦,爸媽走既早,現在自己也走了。我翻看他遺物既時分,發現他手機裏邊只要一個電話號碼,打電話,接電話,根本全係你。我係他既親屬。中年婦人道。

  “餵!同學,需求幫助麽?”。陽光下一張英俊既面孔進入了我既視野。

  我屢了屢額前既劉海回答道:“我係重生,第一次來這兒,請問我該去哪裏報導?”

  “對唔起!”他開口道:“做我女朋友吧?”

  我想也沒想便答:“好啊!”

  他俄然伸手捧著我既臉俯身吻在我既腦門上,我出奇既冇阻撓他……,曾經既一幕幕全都呈現在我眼前。這次我卻冇哭。

  “姑娘,來了,就在這吃個便飯吧。”中年婦人端上來三個小菜,兩碗米飯對我道。

  我盯著相片入迷,俄然有人跟我說話,我回過神來,見中年婦人飯菜都現已端上來了,我也冇回絕。

  跟中年婦人坐下後,一邊吃一邊把我跟他發作既事一件一件講出來。全程我冇掉一滴眼淚。

  飯後,我想中年婦人告別。中年婦人將一個盒子遞給我,說這兒係他既遺物,讓我好好保管。

  下樓後,我翻開盒子,看到裏邊厚厚既病例表,再也忍唔住,眼淚破框而出,哭聲撕心裂肺。

  本來他……

  我喜歡你,但我卻唔敢說,我說了怕我立馬就會死去,我身後,我怕冇會比我更愛你。

  某年、某月、某日,晴,我在早年等你……你在哪?

TOP

贊助香港交友討論區廣告客戶:
發新話題

上1條文章 上2條文章 上3條文章 上4條文章
上5條文章 上6條文章 上7條文章 上8條文章
上9條文章 上10條文章 上11條文章 上12條文章
上13條文章 上14條文章 上15條文章 上16條文章